欢迎来到广州JJ彩票木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生产车间 >

涅槃!从钢铁生产车间到重庆工业博物馆

日期:2019/07/23 23:20

  位于大渡口区李子林的原重钢型钢厂片区,在3座数十米高的烟囱之间,有几栋老厂房被保留了下来,其中一栋就是重钢的前身——钢铁厂迁建委员会的生产车间。2013年,作为重庆抗战兵器工业旧址群的一部分,这栋厂房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钢迁会生产车间旧址也是正在打造的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的组成部分——重庆工业博物馆的主题馆,将在10月面向公众开放。

  重庆工业博物馆,原重钢的老厂房里,部分生产设备设施被原样保留下来,但却没有了往日机器的轰鸣,留下了抗战大后方坚持生产、支援军工的恢弘历史。

  走进107米长、27米宽、23米高的钢迁会生产车间旧址,迎面是展现钢迁会生产场景的巨幅浮雕墙。浮雕右上角的“1938”和左下角的“1945”遥相呼应,象征着钢迁会在重庆的7年时光。

  重庆工业博物馆的主题馆展览被命名为“钢魂”。钢魂寓意着民族之魂、钢铁之魂、全民抗战之魂、重庆工业之魂。

  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选址原重钢型钢厂片区,项目占地152亩,建设规模14万平方米。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钢迁会于1938年3月奉令成立,担负起将汉阳铁厂及武汉附近其他各钢铁厂择要西迁至大后方重庆的重任。

  钢迁会艰难的转运工作从1938年6月初开始,到1939年年底结束。其间仅用40天完成的“宜昌大撤退”,保护了中国工业的精华,在转运的3.7万吨器材中,有3.2万吨运抵大渡口。

  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钢迁会汇集无数爱国志士,冒着生命危险,将数以吨计的设备拆卸后抢运至重庆,并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将工厂建成投产,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史料记载,钢迁会在鼎盛时期有员工15699人,抗战期间为全国兵工企业生产提供了90%的钢铁原料,成为大后方最大的钢铁联合生产企业。1940年9月14日、1941年8月22日和9月1日,日军共出动45架次飞机轰炸钢迁会厂区,死伤员工163人。

  亲身经历过那段时期的工友邹宗友生前曾回忆:“我们当时一边安装设备,一边生产,一边还得躲日机轰炸……尽管如此,我们仍希望多生产一些钢铁产品出来,支援兄弟兵工厂多出产一些子弹、枪炮,好狠狠地打击日本侵略者。”

  钢迁会生产车间旧址,2017年1月22日至2018年5月11日进行了修缮。

  旧址在修缮时尽可能保留下了厂房的原貌,包括内部历年改造的痕迹和破损的痕迹,以增加可读性、可识别性和历史的沧桑感。

  在钢迁会生产车间旧址一侧,一台庞大的老式蒸汽机静静“躺”在水泥基座上,机身上的“1905”字样及生产厂商信息仍清晰可见。这台重达250吨的老式蒸汽机是重庆工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8000匹马力双缸卧式蒸汽原动机。

  这台蒸汽机1905年由英国谢菲尔德市梯赛特戴维兄弟公司制造,1906年进口,是中国轧钢工业第一台大型轨梁轧机原动机,先后安装于广州、汉阳,1938年西迁至重庆。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1938年4月至7月间,拆迁中的汉阳铁厂遭到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工人死伤惨重,炼铁炉、炼钢炉、动力机件不同程度受损。工作人员冒着危险,随炸随修、日夜不停,一共从汉阳铁厂拆迁机器、材料约3万吨,这台250吨重的蒸汽机也在其中,跟随钢迁会西迁重庆。

  1950年10月,国家重工业部及西南工业部的领导决定修复这台蒸汽机,发现该机器的诸多零部件仍散放于长江沿岸多地,其中一个重要部件——飞轮曲拐轴更是在西迁过程中遭日机轰炸沉入长江。政府随即组织人员将飞轮曲拐轴打捞出水,其他缺件则由鞍钢制作。

  1951年2月4日,8000匹马力蒸汽机开始安装,12月竣工投产。从此,这台巨型蒸汽机便开始为建设新中国开足了马力。1952年4月10日,这台蒸汽机为重钢成功轧出了新中国第一根重轨——中华式38KG/M重轨,用于成渝铁路的建设。

  这台巨型蒸汽机工作时会发出像火车蒸汽机车头般的轰鸣,气势磅礴,几乎整个大渡口都听得见。

  1985年,重钢进行节能改造,电动机彻底取代蒸汽机,这台机器也作为中国最后一台以蒸汽机作动力的轧钢原动机停产下马。至此,这台巨型蒸汽机已经累计为重钢生产各类钢材、钢坯380余万吨。

  利用钢迁会旧址打造博物馆,不仅是为了铭记重钢在抗战期间积极生产、支援军工,以钢铁般的意志和巨大的牺牲书写抗战传奇的历史。这一工业遗产的活化利用案例,也会对重庆其他闲置工业厂房、工业遗址的开发利用起到积极的推动和示范作用。

  比如,德国的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其原址是炼钢厂、煤矿及钢铁工业,使周边地区严重污染,于1985年废弃。改造后,公园将工业遗产与生态绿地交织在一起,打造出独特的工业景观,1994年建成开放后,成为公众欢迎的休闲场所。此外,纽约SOHO区、莫斯科红十字巧克力厂、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等都是合理改造利用工业遗产的成功案例。

  在重庆,鹅岭二厂、北仓等文创园区也是依托工业厂房改造而来,并吸引众多游客“打卡”。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副教授田琦表示,老工业厂房的改造也有很多可能性,可以从更多的角度去思考其改造后的用途,包括公共体育场馆、长租公寓、科研基地等,并非只能改造成文创园区。

  重庆市文旅委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负责人表示,重庆已确定了历史、革命、抗战、工业、自然五大博物馆群的建设目标。重庆工业博物馆建成开放后,不仅将成为我市工业博物馆群的领头羊,助推城市人文品质提升,这处以工业文化为主体的文旅地标,也将成为重庆都市旅游的一个新去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